首页证券要闻

控股股东所持股份被冻结 四川金顶控股权转让或存变数

文章来源:网络收集2021-04-07 17:29:45 证券要闻 1553
财经目录网(www.caijingmulu.com)讯:

  来源:中国经营报 作者:王金龙

  近日,四川金顶(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四川金顶”,600678.SH)发布2020年年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59亿元,净利润3836万元。其中,营业收入较上年下降12.04%,净利润较上年下降2.71%。

  业绩下滑的同时,控股股东深圳朴素至纯投资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朴素至纯”)近年来涉诉缠身,所持上市公司100%股权不仅质押,而且被司法冻结。虽然朴素至纯已与洛阳均盈产业投资中心(有限合伙)签署《表决权委托协议》,但未来仍存诸多变数。

  针对四川金顶营业收入持续下滑以及控股股东股权转让问题,《中国经营报》记者致函四川金顶董办,公司回复表示,收入减少主要是因为相比以前年度,公司根据市场战略调整,停止了与主业无关的贸易业务。控股权转让涉及控股股东层面,具体情况由朴素至纯解释。

  营业收入持续下滑

  四川金顶主营业务为非金属矿开采、加工及产品销售,是四川省大型石灰石矿山之一、西南地区大型氧化钙生产企业。2017年1月,四川金顶原控股股东海亮金属贸易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亮金属”)与朴素至纯签订《股份转让协议》,当年3月15日该笔交易完成过户登记,朴素至纯成为四川金顶控股股东。

  四川金顶在朴素至纯入主后迎来了业务的短暂爆发,2017年营业收入1.85亿元,净利润2886万元,较上年分别增加108%、420%;2018年营业收入4.24亿元,净利润3168万元,较上年分别增加129%、9%。此后四川金顶的营业收入掉头下滑,公司2019年营业收入2.95亿元,较上年下滑30%;2020年营业收入2.59亿元,较上年再次下降12%。

  四川金顶表示,营业收入减少主要是因为相比以前年度,公司根据市场战略调整,停止了与主业无关的贸易业务。虽然四川金顶表示营业收入下滑主要缘于暂停子公司贸易业务,但是,作为主要业务支撑的石灰石、氧化钙等建材营业收入同期也是持续下降。对此,四川金顶并未做详细说明。

  对外担保方面,四川金顶2019年、2020年担保总额占公司净资产的比例分别高达158%、104%,对外担保总额超过净资产50%,存在一定的担保执行风险。四川金顶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担保对象主要为子公司四川金顶顺采矿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顺采矿业”),顺采矿业的借款是沿接母公司2013年向海亮金属的贷款余额,最初贷款3.66亿元,截至2020年末为1.5亿元,目前顺采矿业生产经营正常,未发现由子公司经营风险导致的担保执行风险。

  除此以外,四川金顶的偿债压力也是不小。截至2020年末,四川金顶总资产4.94亿元,净资产3.31亿元,资产负债率67%,一年内到期非流动负债7575万元。四川金顶如何应对收入下滑与偿债压力,成为市场关注的问题。四川金顶回复记者称,公司经营现金流正常,未来会继续加大财务风险控制。

  控股股东100%股权质押被冻结

  四年前,根据股权转让协议,原控股股东海亮金属将其持有的四川金顶全部股份约7155万股转让给朴素至纯,股份转让价款合计12亿元分三期支付完毕。支付完前两期6亿元股权转让款后,2017年3月15日该笔交易便完成过户登记,朴素至纯成为四川金顶控股股东。

  与此同时,朴素至纯过户登记当天便将其持有的50%股权合计3578万股质押给海亮金属,质押原因是作为支付第三期股份转让价款义务的担保。两天以后,朴素至纯将剩余50%股权向国投泰康信托有限公司质押融资2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此后朴素至纯又多次进行股权质押解除质押,2017年9月14日用剩余50%股权向云南国际信托有限公司质押融资2.4亿元。至此,朴素至纯将持有的四川金顶100%股权全部质押出去。

  然而,100%比例股权质押存在的风险也随之而来。2年股权质押期限到期后,朴素至纯原债权人将其债权转让,最终芜湖华融渝夏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芜湖渝夏”)、华融晋商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融晋商”)成为朴素至纯新的债权人。

  2019年7月8日,芜湖渝夏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冻结朴素至纯对四川金顶的全部持股约7155万股。同时,华融晋商向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轮候冻结朴素至纯对四川金顶的3578万股。2020年6月5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已做出一审判决,朴素资本需向芜湖渝夏返还借款本金6亿元,并支付利息1270.5万元和年利率24%的违约金。

  朴素至纯股权质押融资未能按时履约,其所持有的四川金顶所有股份被债权人申请司法冻结,也为后期控股权转让增添诸多变数。记者向四川金顶董办求证除已披露的朴素至纯涉及的股权质押诉讼、《表决委托协议》诉讼之外,公司控股股东是否还存在其他未批露的诉讼。四川金顶表示,所涉控股股东层面需记者联系控股股东,随后,记者多次联系四川金顶控股股东朴素至纯未果,其对外公布电话也始终无人接听。

  控股权转让或存变数

  除了被债权人起诉外,朴素至纯近日亦被合伙人深圳市前海飞晟汇金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前海飞晟”)起诉。前海飞晟表示,朴素至纯未取得合伙人会议决议等所需的全部授权和批准,己方不知晓朴素至纯签署《表决权委托协议》,因此要求依法确认该协议无效。

  根据《表决委托协议》,朴素至纯将其持有的四川金顶7155万股表决委托权委托给洛阳均盈产业投资中心(以下简称“洛阳均盈”),洛阳均盈则通过接受表决权委托方式取得上市公司控制权。

  四川金顶向记者表示,《表决委托协议》签署后,公司实际控制人变更为洛阳市老城区财政局。公司此前回复交易所称,前海飞晟为控股股东朴素至纯有限合伙人,前海飞晟的起诉对本次控制权转让的影响较小。然而,朴素至纯所持四川金顶股份被司法冻结却成为此次股权转让的最大变数。四川金顶同时表示,由于朴素至纯所持有公司股份全部处于司法冻结状态,该部分股权存在司法拍卖等被动减持的风险,进而可能导致洛阳均盈存在无法或难以受让公司控股权的情况出现。



本文标签:

本文标题:控股股东所持股份被冻结 四川金顶控股权转让或存变数  文章来自网络收集整理,文章观点不代表 【财经目录网|www.caijingmulu.com 】观点,不构成投资建议!若有侵权或不实内容请联系客服处理,转载请标明出处!


随机快审展示 刷新 快审榜
加入快审,优先展示

加入VIP

发表评论

  • * 评论内容:
  •  

精彩评论

  • 无任何评论信息!
欢迎投稿
欢迎投稿
欢迎投稿
风险提示
币安交易所